1981.7.2 我已迷失了大道很久。 一顆曾是巨人的心靈,因為長久供奉在廟宇宏偉的殿堂中而蒙上了塵垢,陽光已無法照射到我心中的屋宇內。 長久以來,隅居在陰暗霏濕之中,竟成為我沉醉之夢鄉。 在黑夜裡,獨自向前行,我更渴望光明來到。 我要趕快離開這狹小、安逸、腐濕的地方。巨人行行又行行,來到一處曼曼荒草地。回想兒時,曾嬉戲跳躍在碧色如茵草地上,並曾濯足於路邊小溪,嘴角不禁露出兒時微笑。 兒時的歌聲如清泉般甘澈清涼,我曾如斯。失去的春之明媚,似已重新照臨於我跟前。 巨人行行再行行… …。 回想兒時純真無邪之情狀,內心不覺碎然。重新打開玉吟的詩 我願是夜空裡的一顆星子 因為它能看到在遠方流浪的你 我願是一輪皎潔的明月 因為它能照耀著寂寞孤獨的你 我願是一彎清澈的流水 因為它知道你將往那裡去 微雲阿!微雲, 請你告訴他: 在星子裡有我深深的凝視 在明月中有我無盡的關懷 在流水中還有我殷切的叮嚀 不論你在何處都有我與你為伴 當你累了 當你倦了 當你想起了我 當秋風吹起的時候 你可聽見我呼喚呼喚 喚你─歸來 她心中呼喚的和願意「為伴」不知是誰?或者這只是一種戲作而已? 詩,今天生氣了,那是因為渴望愛…1981.7.10 巨人浪擲了許多光陰,流浪復流浪,何處才是它的定所、和光明的所在? 如果那是凡俗的愛,那麼甚麼才是高貴和神聖的愛? 巨人的心靈為了等待和守候那豐偉的愛,而預留了位置,於是越來越走進空曠孤寂之境。在夜深瀾靜的時候,寂寞圍繞著我的四週。愛我的人都已遠離了我,她們都曾渴望我的愛,也曾為了愛我而付出了無比的痛苦,因此生活暗淡毫無生氣,並為著一息尚有的愛而繼續忍受著煎熬。光陰日復一日,而我竟然猶疑不決,故作不知狀,對於既得之愛全然漠視,亦不知珍惜。我既不敢愛愛我之人,竟又去追求不可得的狂愛,愛我的人只好個個離我而去。對我來講,何嘗不是一場空夢?夢醒之時,孤燈伴我。想著曾經有過的種種激情和諸多的寵幸,倍覺淒然。歲月不饒人,不知何時才能脫離目前徬徨的人生呢?每天都乏善可陳,除了工作及作樂外,對周遭的事幾乎已經沒有什麼深刻的感覺了,心中缺少了一個真誠的付出,所以儘管接觸到許多的事物,但都成為一種表皮的經驗。這是多麼可怕的腐爛呀!不滿和憎恨自己令我看到的世界都成為黑暗的影子。 不行!不行!這種細菌隨著帶來的死亡的陰影,絕不能讓它靠近我,驅開這種意識,奮鬥吧!重新高聲唱出生命之歌吧! 是那首忽尋要被我遺忘了歌,我要寫一首壯大的歌,光明有力和充滿對世界的愛,而所謂的力量應該是不能被擊倒自信心。 如果天才是狂傲+狂想力+把前者擴大組織,並且使它具體化+細膩的表達+個人風格+溶合,再加上行動的話,我只需要行動而已了,心要飛翔到寬闊的天空,不要迷途在森林和實境裡裏。 飛翔的心要想飛翔,越過高山、大海。從年初以來,本來以為去年鬱悶心結的狀況,到了今年應該會有所突破。雖然作了一點努力,但並沒有改變。究其因,雖說受到世界經濟不景氣影響,恐怕應該說是自己並沒有作充分的準備,去認識主客觀的環境,並去思考如何運用智慧,再加上性格剛愎,所有的判斷竟遠離了事實。最可笑的事是竟去相信命的說法,當然就陷入越來越無助的境地。 謙恭而有自信,積極但不急躁,深省之後,有決斷、勇敢不懈、不屈不撓這幾點作到了,才能把後半年振奮起來。雖然得到了金馬獎,但心情並不快樂。 領獎時,我說「如果金馬獎是一種榮耀的話,我願意把它獻給我日夜思念的家鄉,他們用生命唱歌,他們孕育了我一切,給我力量,並鼓舞我向前邁進,直到現在我仍無以報答。得獎不會是我的目標,就如同此刻這麼多的榮耀集中在我身上,但唯也有在工作的時候,才是我最尊嚴的時刻。我仍然會像過去那樣,永遠的尊敬我的工作合用最誠懇的心工作,並以我的工作來驕傲。相信金馬獎必能為所有敬業的中國電影工作者帶來莫大的鼓舞。」 這些話語,我要牢記在心裡,那是我自己的話阿。 愛惜自己的人,大家都會來愛你,誠懇的人,才會得到真正的友愛。若光有表象而不作深入的探討,即使再空前的形式也是徒然,形成浪費的語言。
Loading

Please wait...

請使用滑鼠點選小圖、拖曳卷軸或滑鼠滾輪瀏覽。
回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