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譜」上除記載事件,也提供時間與空間的關係,因為作品的時間觀正建立在「空間即是時間」;是視覺的、也是心裡的,是繪圖或山水畫上的佈局,是《道德經》上的相對、多變,是內在戲劇性的。由兩人演出,一在台上、一在台下,一個明、一個暗,一個清楚、一個模糊;形成創作者想像中介於半夢的感性與半醒的理性的對立。理論根據來自「易」的靈感表達一種女性的柔美和張力,導源於一段有關女體的冥想本樂章屬感性及象形表現、符號說明在李泰祥心中是比較有禪意的,希望表現既在山中、又在山外;「山中有山」、「盡在不言中」的意境。演奏進行中的事件內容說明夢之邊緣舞台位置配置圖女體的手稿樂譜山的手稿樂譜
Loading

Please wait...

請使用滑鼠點選小圖、拖曳卷軸或滑鼠滾輪瀏覽。
回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