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泰祥_台灣本土音樂家之影音典藏 bg_2  
title_1bg_2
title_3
現在位置 : 首頁 > 手稿與研究 > 期刊 站內搜尋: - FontSize +







| 1982-1985 | 1992-1998 | 1999-2007 | 音樂與生命的對話 |


資優教育
林嘉婷等
6/8-9/1982

創造面面觀

創作是情感與表象的調和

跨越在大眾音樂和西洋古典音樂之間,應有一條兼容並蓄的中間之途,李泰祥以他豐富的感情使它們融合為一體,並且表達日常生活和人人都有關連的事物。當你注意聆聽時,你會感到如有大地脈搏的跳動,頓時深植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有感這種嚴謹,細膩又精緻的表現力,我們走訪了李泰祥先生,談談他在音樂創造時的心境。

問:你是如何把傳統和現代音樂連接在一起?
答:這大概與我個人的遭遇有關,因為我的成長背景很複雜,我本身是具有山地血統的漢人,那時候有種族歧視,所以我一直追求歸屬感,並在潛意識中去證明這種歸屬,在追求當中,引導我認識傳統,肯定傳統,而後才能將自己奉獻出來,但由於我個人對於傳統的了解太淺薄,一方面在追求它時,一方面也感到不滿足,也由於沒有太多的傳統包袱,故不易被傳統所束縛,才能建立屬於個人新的風貌。

問:請問在音樂方面,學校教育對你的影響?
答:在我的記憶裡,學校教育對我似乎不太重要,我在學校表現平平,從來就不是個好學生,在那種學習的模式裡,我沒有辦法讀得很好,所以我自己有自己教育的方式,自己選擇自己的途徑。我大都從生活當中,不屈不撓的奮鬥,其中最重要的是心中的渴望和理想,引我往這個方向走和使我成長,我幾乎沒有被學校塑造的痕跡。在學校時,我仍有突出的地方,為老師和學校所重視,但是老師沒給我太大幫助。若學校能提早誘導的話,或許我的時間不會浪費很多,創作程度也可能更高。一些有特殊才能的兒童,當他未受到特殊的訓練,只由自己摸索,若是機會不好,就沒辦法進入深厚的殿堂和寬闊的領域。

問:什麼是激發您作曲的來源?
答:基本上,有理性,也有感性的時候。在感性時,一般是幻想,即憑空想像;另一種是情感的波動、激盪,因為作曲是情感另一層面的表現。另一方面是經過長久的學習和鍛鍊,有能力可以很理智的,很理性的創作曲子;理性是完全排除情感,純粹從音樂的立場來創作不過本質上,音樂創作都屬於感性的。

問:根據您的經驗,創作需要什麼條件?
答:從前外界的影響,是刺激我的力量,這種力量可能是感情,可分為個人感情和大的感情。在個人方面是男女之間愛的提升,在大的方面是國家、歷史。後來轉變到一種較穩定的情況,漸漸地在心態安定的狀況下去思考,因此,我覺得思考是創作的先決條件。

問:依您認為,現在國內的音樂班應給予怎樣的訓練?
答:一般來講,是技術上的訓練。首先給予良好的學習環境,很好的師資,甚或引進國外的師資。但是在音樂訓練上,若忽略了思想層面,如此教育出來的都是樂匠,每個人都為個人的成就而努力,沒辦法對社會、歷史有所認識或貢獻。一個音樂家如果沒有關懷社會人類的情操,只是個普通樂人,不是個偉大的藝術家。所以,除了技術的訓練外,還要學習文學、哲學、心理學、人類學、社會學。如此,即要以整個心靈去看世界,並把感情和心靈調合起來,在表象和感情之間的空間創作,以更接近這個世界。


Copyright 2008 National Chiao Tu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